您的位置 首頁 百科

我與末代皇弟溥杰的相識與相知

聊談宮廷藥
我從來不曾想到會和中國封建王朝的最后一位皇帝溥儀(清宣統皇帝)的胞弟愛新覺羅·溥杰先生相識,而且應邀到他家做客。當時我才三十五歲,而溥杰先生已經七十有八了,我們從相識到相知,結下了忘年之誼。那是1985年4月的一天,谷雨時節剛過,東風送暖,花草正萌,全國政協辦公廳派出一輛“皇冠”轎車,把我送到了北京西城區護國寺街52號。
護國寺街52號溥杰故居
走上臺階,推開古香古色的大門,但見四合院里卻幽雅清靜,五只顏色不同的小貓在丁香樹下來回跳躍,給人以春意盎然之感?!皻g迎,歡迎!”一位瘦小短健的老人笑著從東廂房走了出來,陪同我來的全國政協辦公廳的同志忙介紹道:“這就是溥杰老?!?br />溥杰先生頭發灰白而稀疏,個頭大概有160cm左右,微有駝背。帶著茶色寬框的眼鏡,身著深灰色的中山裝,上衣口袋上插著一支鋼筆,精神矍鑠,步履穩健。
我忙迎上去,握住老人的手。他滿面春風地說:“你從寧波來,很不容易。寧波是個好地方啊,那里有個‘天一閣’,久仰大名了?!?
寧波“天一閣”原為明代兵部右侍郎范欽的私人藏書樓,是我國現存歷史最久的藏書樓,也是世界上現存最古老的三大家族圖書館之一。?我告訴溥老,當年劉少奇、薄一波、郭沫若等都到“天一閣”來過,希望溥老也抽空去一趟。他欣然答應,便在一側引導我們向北廂房走去。
坐定之后,溥杰先生拿出一盒又細又長的EPAL牌雪茄招待。我忙說:我不會吸煙。溥杰老高興地說:“年輕人不抽煙是好事,有利健康,我也不多抽?!?
他抽了一口雪茄后又說:我今年七十八歲了,血壓正常,心臟正常。有些同志總是問我養生之道,其實我也就是就是每天早晨在院子里做做廣播操,靜下心來寫寫毛筆字,有時還喝點補酒,也沒有什么特殊的。
溥杰先生說話聲如童音,柔聲細語,但思維敏捷,很是健談。他一邊翻看著前些日子北京中醫藥專家對我的一項科研成果(慈禧益壽酒)評審會上的發言材料,一邊和聲細語地談了自己的一些意見。
他對我的論文《清代宮廷補益方藥的實驗研究》很重視,仔細詢問了文中的“耐缺氧實驗”、“抗疲勞實驗”和植物化學分析等方面的專業內容。
我詳細做了解釋,但是他認為對清宮方藥還應該從通俗的角度介紹給大家,可能更有意義。
這個建議確實很有見地,我后來連續在報刊雜志上發表了多篇科普文章,并給溥杰老寄了過去。他來信說:“非常好!”
?感恩周總理
進入房間,整面墻上有兩張大照片非常醒目,顯示出了主人對這兩幅照片的珍重。
一張是周恩來總理的彩色照片,那是意大利著名攝影家焦爾喬·洛迪(Giorgio lodi)拍的,題為《沉思的周恩來》。
這張照片被后來被擔任了全國政協主席的鄧穎超稱贊為是“恩來同志生前最好的照片之一”。
沉思的周恩來
另一張是周總理1961年2月12日在中南海西花廳宴請愛新覺羅家族后的集體合影,盡管這是一張黑白照,但掛的位置緊靠著洛迪拍的那張著名的照片旁,給人以非同尋常之感。
溥杰先生看到我們對照片專注的神情,便告訴我們:周總理是我的恩人,對我們這個家族有無微不至的關懷,體現了黨和政府博大的胸懷。周總理當年專門為他和溥儀的改造做出了具體安排,1960年11月人民政府對他進行特赦后,周總理讓溥杰到景山公園邊勞動,邊改造。后來還指定他擔任了全國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專員,這樣他也就有了固定的工作和收入。夫人嵯峨浩
那天我們在他書房里談性正濃時,進來了一位穿和服的日本婦女,我忙起身,她微笑地點了點頭,在書架上抽出了一本書,又微笑地轉身出去了。?溥杰先生老告訴我,這是他的妻妹,叫町田干子,今天早晨才從日本飛到北京,是來看望姐姐的。?干子的姐姐就是電視劇《愛新覺羅·浩》中的浩夫人,是溥杰先生的妻子。?浩夫人全名叫嵯峨浩,出身于日本的華族(地位僅次于皇族),是侯爵嵯峨家的長女,與日本明治天皇有血統關系。?嵯峨浩曾在東京女子學習院(日本貴族學校)學習書法、油畫、插花和鋼琴,是一位多才多藝的日本淑女。
但在23歲時,為了所謂的“日中親善”,便由時任日本陸軍大將的本莊繁(為甲級戰犯,日本戰敗后畏罪切腹自殺)做媒,與偽滿州國皇帝溥儀的胞弟溥杰在1937年結為了伉儷。
時年23歲的嵯峨浩
隨著中國抗日戰爭的勝利,偽滿洲國的徹底崩潰,溥儀、溥杰兄弟都被關進了撫順戰犯管理所,而嵯峨浩則返回了日本。
后來還是在周總理親自關懷下,經過和日本方面的反復協商,才在中日尚無邦交的1961年使他們夫妻在北京重新團聚了,這也就是溥杰先生對周總理具有那樣的無限崇敬和深厚感激之情的緣故。
溥杰先生對我們說:去年(1984年)3月全國政協辦公廳在政協宴會大廳里,為嵯峨浩舉辦了一次簡樸而不失隆重的生日宴會,很多領導和中日兩國的友人都來了,以慶祝她的七十壽辰。
那一天,他為了感謝中國朋友和日本友人,用日本名酒“天下春”來逐一敬酒,結果喝得有點醉了。
他說到這里,拿起由我們寧波市醫學科學研究所研發、江西恒湖酒廠釀制的葫蘆造型的“慈禧益壽酒”,打開塞子聞了聞,又把琥珀色的酒液小心翼翼地倒在包裝盒中隨帶的陶瓷方形小酒杯中,慢慢品嘗了一下說:“很醇和??!味道不錯?!比缓笥钟悬c幽默地說道:
如果你們早一年研發出這款“慈禧益壽酒”就好了,我用它來敬酒,可能就不會醉了!
說完,他自己先呵呵地笑了起來,我們也為他的情緒感染而都很開心地笑了起來。
從交談中我們得知嵯峨浩當時得了嚴重的腎病,幾乎每周都要到友誼醫院進行腎透析,有時還得回日本治療。
那天傍晚,我們在北京樓外樓答謝溥老,溥老和妻妹干子一起來了。干子對她姐姐的病情十分憂慮,席間曾幾次問我中藥治療腎病的問題。因為此病確實很棘手,所以我也只能開導和安慰了。
溥杰先生望著我們,有些傷感而又不無天真地說:“如果華佗在世就好了!”
確實很遺憾,雖然經過中、日兩國的中西醫專家們的精心診治,但終因回天乏力,1987年6月20日嵯峨浩病逝于北京友誼醫院了,享年73歲。清廢帝溥儀
我第二次去拜訪溥杰先生時,浩夫人正在休息。她住在南面的一間,陽光充足,廊下有幾只不同顏色的小貓懶洋洋地曬太陽,四合院里一片靜謐。
那天北京電視臺正在為拍末代皇帝溥儀的電視片而采訪溥杰先生,所以我們也在不大的客廳里,旁聽了他關于宮廷內幕的很多回憶。
原來“愛新覺羅”是清王朝創建者努爾哈赤的族姓,“愛新”意為金,“覺羅”意為姓,連起來就是“金姓”或“姓金的”。溥儀、溥杰都是名,實際上也可稱為金溥儀、金溥杰。?
溥杰的胞兄溥儀能登上皇位,和他復雜的家族背景有直接關系。慈禧太后立溥儀為帝,這還得從道光皇帝談起。
道光有好幾個兒子,死前立第四子奕詝為帝(即咸豐皇帝)。咸豐有一后一妃,皇后是慈安,皇妃為慈禧?;屎蟠劝矡o子,于是慈禧的兒子便成了咸豐的繼承人,這就是同治帝(亦稱“清廢帝”)——愛新覺羅·載淳。?但這個小皇帝親政不到兩年便一命歸天,這樣與咸豐的血脈相承關系的后人便斷絕了。為了另立新皇帝,慈安、慈禧不得已選中了愛新覺羅·載湉為帝,這就是光緒。?載湉是道光帝的第七子奕譞的兒子,所以按血緣關系來說,載湉確確實實是道光帝的孫子。另外一個因素就是載湉的母親是慈禧的親妹妹,因而慈禧考慮再三,還是選擇了和自己有些血脈關系的外甥載湉當了皇帝。?光緒帝本人無子,但他的異母弟載灃生有兩子,長子便是溥儀,次子就是溥杰,他們倆都是光緒的侄子,也都是道光帝的曾孫。
正是由于有這種關系,后來慈禧在1908年11月14日光緒帝去世后,便立即命年僅三歲的溥儀繼承皇位(即宣統帝),以便她自己得以繼續垂簾聽政,但沒想到慈禧竟然也在這一天病逝了。
溥儀這個小皇帝僅僅坐了三年的龍椅,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清朝就被推翻了。他也就成了中國封建王朝的最后一位皇帝,此時他年方才六歲。
皇后與皇妃
據史料記載和那天溥杰先生的親口所述,我才知道溥儀先后有五位夫人,她們分別是“皇后”與“皇妃”。?溥儀的第一位夫人是達斡爾族的郭布羅·婉容,她的祖父是一位將軍,屬于正白旗?;楹箐邇x還給她取了洋名——“伊麗莎白”。?婉容后來吸大煙成癮,偽滿洲國垮臺后被收審,監押期間由于得不到鴉片,精神發生了錯亂,大小便也不能自理,1946年病死于吉林省的小城圖門。?第二位夫人是和婉容同時娶進宮的鄂爾德特·文繡,當時稱之為淑妃。文繡對宮中生活不滿,加之和婉容經常發生矛盾。于是提出離婚,但溥儀不肯,無奈之下,文繡訴諸法庭,終于得以離婚成功。
第三位夫人叫他他拉·玉玲,也叫譚玉玲,是滿族人,婚后被尊為祥貴人。譚玉玲對日本人不滿,1942年因傷寒病,在日本醫生治療過程中突然死亡,溥儀一直懷疑是日本人害死的。當時溥儀和譚玉玲感情相當不錯。?第四位夫人是李玉琴,1943年入宮,稱為福貴人。她才15歲,是長春女子高中的學生,出身貧寒。由于她不懂偽滿洲國皇宮中的禮節,經常受到婉容、溥儀的斥責。1957年,正式辦理了離婚手續。?第五位夫人便是李淑賢,浙江杭州人。1959年溥儀特赦后,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總理很關心他的個人生活,希望他“找一個合適的,成立一個家”。
1962年溥儀和李淑賢結婚,周恩來總理感到十分高興,在北京接見了這對新婚夫妻,表示了由衷地祝賀。
總理向溥儀夫婦表示祝賀李淑賢是杭州人,原本是北京朝陽區關廂聯合醫院的護士,經人介紹與溥儀成婚。溥儀在平常生活中,總稱李淑賢為“小妹”,曾不止一次地說:這是他多次婚姻中最真心實意的一次。在她的著作《我的丈夫溥儀》中,詳述了他們的恩愛生活和在文革中受到的沖擊,她伴隨溥儀走完了人生的最后路程。
1967年,溥儀因腎癌而逝世。逝世前他抓著李淑賢的手說:“你身體不好,我又沒給你留下什么東西。沒有我了,你怎么辦???”牽腸掛肚之情溢于言表,令人唏噓不已。
情系小花貓
溥老正興致勃勃地講述往事的時候,突然一只小花貓跳上了他的肩頭,我們都吃了一驚,可溥老卻輕輕撫摸著它,對我們說:“我和妻子都很喜歡這些小貓咪,而且她比我還甚?!?確實,這四合院里不但有一些活蹦亂跳的小花貓,而且房子里還有很多與貓有關的藝術品。?會客廳的一個大木箱上貼著4張貓的大照片,書房中大掛歷的封面是花叢中一只貓的彩照,寫字臺玻璃板下還壓著《攝影世界》雜志送給溥老的一幅精美異常俏皮小貓的百態照。?我看到溥杰先生如此喜歡家貓,便隨口說道:“溥老,下次來北京,我一定從寧波給您帶一只更活潑可愛的貓來?!?br />溥老沒等我把話說完,就連忙擺手,聲音壓得很低,悄悄地說:“可千萬別,千萬別!說老實話,我這里貓已成災了?!笨此羌鼻卸话驳臉幼?,我們都忍俊不止地笑了起來。?房間里這些貓的照片都很精美,但是最為精彩的莫過于“北京臥佛寺別墅”賀浩夫人壽辰的禮品——一幅妙趣橫生的豎軸水彩畫。
畫面上是一只黃色的小花貓,正在花草叢中和一只蝴蝶嬉戲,惟妙惟肖,形象逼真。右側上方是一款清秀端麗的題詞:
恭賀嵯峨浩女士七十壽辰小貓含稚戲春風
這幅“小貓含稚戲春風”的豎軸畫掛在溥杰先生的書房中,我們觀賞之余都深刻地感受到了溥杰和夫人對貓的寵愛之情。
溥老家的貓個個都任其自然,在院子里活活潑潑,無拘無束,在花叢中奔躍嬉戲,盡享著自然的樂趣。
揮毫贈墨寶
不久,我們研發的“慈禧益壽酒”在北京通過了專家組鑒定,于是在離京返甬前,我再次來到護國寺街52號以向溥老告辭。
溥老連聲祝賀我們的這項成果得以專家評審通過,高興之余,他當場潑墨揮毫給我寫了一個條幅,以資鼓勵和作為紀念。
杰先生執筆“預熱”他走到辦公桌前,我站在他身后。但見他拿起狼毫筆,沉思片刻,俯下身子,先是“預熱”了幾個字,放在旁邊。然后另拿一張紙,端端正正而又一氣呵成地揮就了繁體字的墨寶。接著他從抽屜中小心翼翼地把朱印拿出來,蓋上了“愛新覺羅”私章和“在此用筆”的閑章。題寫的詩句也是他即刻思索而成的,題句全文如下:延齡濟世資良藥清聖濁賢燦秘方
乙丑仲春之月常敏毅同志留念 溥杰
杰先生贈送我的墨寶?溥杰先生是頗為知名的書法家,是中國書法家協會名譽理事,當時書法界還有“舒同的圓,溥杰的尖”一說,講得就是兩人書法的特點,各自都別有洞天。
溥杰先生的書法自成一家,技法嫻熟,字體清秀俊逸,給人一種詩情畫意般美的享受。我回寧波后,馬上請時任民革寧波市委會秘書長的蔡國黃(紅學專家蔡義江的弟弟)托有經驗的老師傅手工裱成了立軸。友人見之,皆稱贊溥老的書法已達到傳神超群的境界,是難得的藝術佳作和極有價值的書法珍藏品。懸掛起來,確實非同凡響。
那天,當我離開溥杰先生家時,町田干子女士也來送行,并且用不太流利的中國話說:“再見,謝謝!”?事隔多年,我仍然還記得町田干子的這句不太流利的中國話,腦海里還浮現著溥杰老那矮健而消瘦的身影,久久難以忘卻。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返回頂部